筆趣閣 > 純愛小說 > 嫁紈绔 > 第十九章(三章合一)

 推薦閱讀:奪舍之停不下來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抗聯1939 黃金漁場 美食供應商 都市之巫法無天 異世之極品天才 權力巔峰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十九章(三章合一)


    顧九思一暈,整個府邸人仰馬翻。

    江柔和顧朗華趕緊趕了過來,看著顧九思幾天內瘦了一圈,心疼得不行。

    江柔尋了柳玉茹,斟酌著道:“玉茹啊,萬事不可操之過急,我這孩子打小也沒吃過什么苦,你一下讓他這樣勞累,會出事兒的啊。”

    柳玉茹嘆了口氣,她知道顧九思沒吃過苦,卻也沒想到柔弱成這樣的。看上去精神頭這么好一人,說暈就暈,也實屬罕見。她低頭道:“婆婆說得是,玉茹知錯了。”

    見柳玉茹讓步,江柔也不好再說什么。但她觀察著柳玉茹的神色,卻也是知道柳玉茹絕不會這樣罷休的。她瞧著躺在床上的顧九思,心疼得不行,慢慢道:“玉茹啊,其實人這輩子有許多路要走,也不一定就是要讀書。九思不適合,你也別逼他了……”

    “那他適合什么呢?”聽見這話,柳玉茹抬眼,靜靜看著江柔。

    江柔被問得噎了噎。

    柳玉茹再次重復:“婆婆覺得,郎君適合什么呢?”

    江柔沉默了,柳玉茹試探著道:“郎君武藝高強,不若送到軍中……”

    “不行不行,”聽得這話,江柔立刻道,“我們家就九思一個孩子,這戰場兇險,若有個三長兩短……”

    “婆婆,”柳玉茹嘆了口氣,“您在我心中,一直是個聰明至極的女人,怎么在郎君這事兒上,就看不開呢?”

    “習武的路子走不了,只能從文,無論是經商還是做官,哪里有不讀書的?既然讀了書,當然要往最好的路子走,如今揚州城里,哪家哪戶富商家中沒有幾個出仕的家族子弟?郎君沒有親兄弟,日后他若不去考個功名,就只能靠他的表親堂兄弟去考,這些親戚都在東都,你們遠在揚州,到二位年邁,郎君撐起顧家時,他們還會賣九思這個面子嗎?”

    這話讓江柔沉默了,柳玉茹慢慢道:“就算賣這個面子,郎君只是一位商人,地位終究差了些,公公婆婆已是揚州首富,可舅舅要從東都來將郎君帶走,你們也毫無辦法,不是么?與其攀附他人,不如自立根生,您得為郎君未來著想。你得想著,他今日之所以要這般吃苦,就是因為年少時過得太過無憂無慮,人這一輩子要經歷的都是均等的,該吃的苦不吃,未來就會加倍還回來,您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江柔聽著這話,許久后,她嘆了口氣,點頭道:“你說得是。”

    “而且,”柳玉茹喝了口茶,出聲道,“郎君其實很聰明,這些時日來,我觀郎君之才,不落于他人。所以我希望公公婆婆日后,不要再說郎君做不到什么,有什么不行。于我心中,他就算拿了狀元郎,我也覺得沒什么奇怪。”

    江柔靜靜瞧著柳玉茹,柳玉茹低頭道:“兒媳一時心急,出言冒犯了。”

    “無妨,”江柔吐出一口濁氣,“你說得是,是我和朗華迷障了。你好好照顧他。”

    說著,江柔起身,拍了拍柳玉茹的肩膀,柔和道:“你是個好孩子,九思娶了你,我很放心。”

    柳玉茹心里微微一動。

    她垂下眼眸,心里有那么幾分歡喜。

    畢竟只是十五歲的人,被長輩夸贊著,還是難免有些飄然。

    只是她面上不顯,恭恭敬敬送了江柔出去,到了門口,江柔突然道:“等九思身體好些了,陪你回門后,你也抽點時間,我帶你去幾個鋪子看看。”

    柳玉茹愣了愣。

    顧家的產業太大,顧老爺一個人管不過來,所以有一部分產業是由江柔一手管著。這事兒放在其他人家就是駭人聽聞,居然有讓妻子管著產業,還同外人談生意的。可對于顧家來說,這再正常不過。

    柳玉茹知道,讓她去幾個鋪子看看,便就是打算讓她接手生意的第一步。

    江柔……竟要她也像她一樣經商嗎?!

    柳玉茹心突突跳。

    她面色沉穩應是,然后恭敬送走了江柔。

    她壓著心里的激動,折回內間來,便見顧九思醒著,他睜著眼,看著床頂,似乎是在發呆。

    柳玉茹走到顧九思身邊,坐到床邊,搖著扇子道:“郎君可覺得好些了?”

    顧九思應了一聲,隨后嘆了口氣道:“我已無礙了,是不是要讀書了?”

    “今日先休息吧。”

    柳玉茹笑著道:“我陪你說說話好了。”

    “哦,”顧九思面色漠然,“我不想說話。”

    “那你陪我說說話吧。”

    柳玉茹撐著頭,靠在顧九思身邊,顧九思被她的話逗笑了,笑著看她道:“你臉皮怎么這么厚了。”

    “你娘讓我陪她去鋪子看看。”

    柳玉茹壓著心里激動,面上的笑容卻是遮都遮不住。顧九思感覺到她的開心,轉頭道:“看看就看看,你高興什么?”

    “我猜她是想讓我陪著她做生意。”柳玉茹以為顧九思不明白,又補充了一句。顧九思“嗨”了一聲,滿不在意道:“不就是做生意么?你這么高興嗎?”

    說著,他突然想起以前柳玉茹在柳家的身份,他便明白過來,他想了想,隨后道:“我娘讓你陪她去看看,估計就是想瞧瞧你是不是這塊料。你不是想讓我讀書當官嗎?以后我們家業總不能荒廢,她估計就是想著,以后我當官,顧家的產業就全權交給你了。”

    聽到這話,柳玉茹睜大了眼:“你說……你說……”

    “顧家未來都是你的。”看著柳玉茹被震驚的樣子,顧九思突然高興起來,他給她讓了位置,側著身,頭靠在手上,笑著道:“怎么,高興傻了?”

    柳玉茹沒說話,她深呼吸了幾下,有些忐忑道:“那你說,我成么?”

    顧九思愣了愣,他頭一次瞧見柳玉茹這忐忑樣子,他驟然笑出聲來。

    柳玉茹被他笑得沒頭沒腦,她有些不滿,伸手推他:“你笑什么?”

    “柳玉茹,”他高興道,“你也有今天啊?”

    原來面對未知事物忐忑不安的,也不是只有他一個人。

    柳玉茹忍不住伸手去掐顧九思,顧九思趕忙往床里退進去躲著她,叫喊著道:“哎呀,疼疼疼,饒了我吧姑奶奶,你最厲害最兇了……”

    柳玉茹被他逗笑,一面笑一面掐他,顧九思躲了一會兒,實在忍不住了,抓住了她的手道:“好了好了,別掐了,我輸了。”

    “放手!”

    柳玉茹故作兇狠看著他。

    “那你可不能掐我了。”

    說著,顧九思放了她的手,柳玉茹“哼”了一聲起床去,同他道:“你休息一下,這兩天找個時間陪我回門。”

    如今揚州里的風俗是滿月回門,如今也到了回門的時間。

    顧九思懶洋洋應了一聲,看著柳玉茹坐在鏡子前,他抬手撐起頭,溫和道:“你也別擔心了。”

    卸著頭釵的柳玉茹動作頓了頓,顧九思打著哈欠:“你放心吧,就你這么厲害,我都能管,幾個小商鋪,你管得下來。”

    聽這話,柳玉茹才反應過來,顧九思是在說她接手生意的事。

    她動作頓了頓,許久后,她垂下眼眸,應了一聲:“嗯。”

    顧九思這么些天來,終于睡了一覺好覺。等第二天起來,柳玉茹看著他精神頭不錯,便讓人去柳家給了帖子,領著顧九思回門。

    回家路上,柳玉茹一直在給顧九思吩咐:“到了我家,你少說話,就表現得對我好就行了。”

    顧九思點著頭,認真道:“放心吧,我保證給你掙臉。”

    “還有一件事……”柳玉茹皺著眉,顧九思抬眼看她,柳玉茹思索著道,“我想將張月兒那妾室最小的孩子過繼到我母親名下,你……”

    說著,柳玉茹頓了頓,隨后道:“算了。”

    她想,這么復雜的事兒,顧九思也是做不了的。

    而顧九思瞧了她一眼,卻已經明白她要做什么,撇了撇嘴,扭過頭去,沒有多話。

    顧九思領著柳玉茹回門,剛到柳家大門,柳玉茹便看見柳宣領著蘇婉站在門口,張月兒同蕓蕓一起站在兩人后面。

    這么多年了,蘇婉第一次站回這個位置,柳玉茹一瞧見,便知道母親這些時日過得不過。她眼眶微紅,微微低頭,隨后就感覺顧九思握住她的手,眾目睽睽之下,一臉關愛道:“夫人怎么哭了?可是哪里不適?”

    柳玉茹:“……”

    不,我不需要你這么虛偽做作的關愛。

    但她不能拂了顧九思的面子,便勉強笑了笑,柔聲道:“見到父母,喜極而泣罷了。”

    說著,她便領著顧九思上前去,恭恭敬敬給蘇婉和柳宣行了禮。

    顧九思行禮周正,讓柳宣舒了一口氣,他慣來聽說顧九思行事張狂,本來就擔心這么眾目睽睽下顧九思打他臉,誰曾想顧九思居然這么給他面子,當即讓他高興許多,連忙招呼著顧九思進去。

    于是顧九思陪著柳宣,柳玉茹扶著蘇婉,一家人歡歡喜喜進了柳家大門。

    顧九思一心想著給柳玉茹掙臉,于是一頓飯下來,一直給柳玉茹夾菜,噓寒問暖,看得在桌人面面相覷,柳玉茹臉紅了個通透,顧九思卻渾然不覺,旁邊下人有些忍不住抿了笑,張月兒心中不屑,覺得顧九思太沒規矩,卻又不得不去艷羨。而蘇婉看見柳玉茹過得這樣好,便低了頭,不讓人看她紅了的眼。

    等一頓飯吃完,顧九思被柳宣拉去喝酒。

    大概是對顧九思期望太低,顧九思稍稍表現,柳宣便對他印象極好。而柳玉茹被蘇婉帶回房里,蘇婉同她說著近些日子的情況:“如今張月兒心思一心一意在蕓蕓身上,同你父親吵得厲害,你父親看見她們頭疼,便到我這里來得勤快了。”

    “我倒也不覺得什么,他來或者不來,我也不甚在意了。只是大家看見他抬舉我,對我便好上了許多。”

    “倒是你,”蘇婉瞧著柳玉茹,關心道,“那顧大公子,對你……”

    “挺好的。”聽到這話,柳玉茹便笑了,柔聲道,“娘,九思人比外界傳言好多了,對我很好。”

    “他在家,”蘇婉有些不好意思,指了指大堂,“也是那般模樣么?”

    柳玉茹紅了臉,點了點頭,小聲道:“您放心吧,他是真心疼我。”

    “那就好。”蘇婉舒了口氣,點了點頭道,“女人能得到丈夫這般寵愛,一輩子便沒什么好擔心的了。”

    柳玉茹笑而不語。

    以往她覺得蘇婉說得不錯,如今卻已經無法認同,但她也知道蘇婉這樣想了一輩子,要轉變太難了,于是她也只是笑著陪著蘇婉說話。說了一陣后,她想起今天的來意,同蘇婉道:“您如今和父親感情也好了,趁著這個機會,也該為未來打算一下。我想了想,我婆婆那日說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您如今沒有孩子,不妨過繼一個。若是搶了蕓蕓的孩子,怕她會寒心,如今月姨娘最小的孩子尚不滿兩歲,不如我今日同父親提這件事,您看?”

    “你提……怕是不好吧?”

    蘇婉有些擔憂,柳玉茹嘆了口氣:“總不能您來說。父親如今之所以愛來您這里,就是覺得您性情淡泊,不爭不搶,若是您開了這口,父親怕會不喜。”

    蘇婉沉默著,沒說話,柳玉茹想了想:“您別擔心,九思在呢,父親就算不高興,也不敢說什么。”

    蘇婉和柳玉茹說了一下午的話,等到晚飯時,大家說著話,柳玉茹見張月兒抱著孩子,便笑著道:“榮弟如今也快兩歲了吧?”

    聽到柳玉茹提到兒子,張月兒頓時有了幾分底氣,笑著道:“是呢,快兩歲了。”

    “會說話了嗎?”

    “還不大會,但會叫娘了。”

    張月兒說著,催著柳榮道:“榮兒,來,叫個娘給大家聽聽。”

    孩子嘰哩哇啦說了一堆,也沒吐出個完整的字音來,顧九思“噗”的笑出聲來,張月兒瞧過來,顧九思低頭道:“對不住,這孩子太好笑,我沒忍住。”

    眾人:“……”

    柳玉茹淡淡瞧了顧九思一樣,顧九思立馬收斂笑意,坐端正了。

    就這么一個細節,蘇婉這才真的放下心來。張月兒臉色有些難看,柳玉茹忙道:“姨娘您別同他計較,九思孩子脾氣。”

    “顧大公子天性率真,”張月兒勉強笑著道,“哪里有什么好計較。”

    “月姨娘膝下如今已經有了兩個兒子,玉茹看著十分羨慕,玉茹總想著,如今玉茹嫁出去了,母親身邊總該有個人照顧,父親,您說是吧?”

    說著,柳玉茹就看向了柳宣。張月兒抱著孩子的手忍不住緊了緊,柳宣聽著柳玉茹的話,點了點頭,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直接道:“你說得是,你母親膝下是該再有個孩子。”

    “不如這樣吧,”柳宣直接道,“月兒,榮兒就交給夫人撫養吧。”

    “老爺!”

    張月兒驚叫出聲:“這……這……榮兒還小,”她腦子轉得極快,忙道,“他若離了我,不行的!”

    “月姨娘這話說得有意思了,”顧九思懶洋洋開口,“哪家男兒離了娘就不行的?又不是什么軟骨頭,姨娘,孩子還是交給大夫人養,免得走了彎路。”

    張月兒聽得這話,便明白顧九思是在暗諷她沒眼界,張月兒咬碎了牙,暗恨自己那些年還是對柳玉茹和蘇婉好了些,才讓她們有能力在今日來翻身。@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她就該早早弄死蘇婉,又或是把柳玉茹隨便嫁個糟老頭子做妾室,讓她們母子一輩子翻不了身。

    然而說這些都太晚,她只能是抱著孩子,開始哭哭啼啼鬧起來。

    柳宣見她在顧九思面前鬧,頓時大火,讓人將她拖了下去,隨后便同蘇婉說起過繼這件事來,又留顧九思喝了一會兒酒,這才讓柳玉茹和顧九思回去。

    等到了馬車上,柳玉茹便有些奇怪:“今日我父親怎么這么好說話?”

    她原本想,要讓柳榮過繼這件事,是要鬧一會兒的。顧九思用手撐著頭,靠在窗戶邊上,含笑道:“這你得夸我。”

    柳玉茹聽到這話,轉過頭去,便看見公子紅衣金冠,面色含笑,月光落在他白如玉瓷的皮膚上,帶了一層淡淡的光華。

    他的笑容懶散中自帶風流,竟讓柳玉茹有那么一瞬間恍惚。

    見柳玉茹不說話,他伸出手,朝她招了招:“發什么愣?夸我呀。”

    “夸你什么?”

    柳玉茹回過神來,覺得有些不自在,扭過頭去,用團扇給自己扇著風。顧九思撣了撣衣服,頗為自豪道:“我下午便同你爹說起這事兒了。”

    “嗯?”

    柳玉茹回頭看他,好奇道:“你說什么了?”

    “我說呀,人家大戶人家的妻子,都有個兒子,沒有也要過繼,你娘孤身一個人,我擔心啊。”

    “我本來打算給我小舅子送好多東西的,可惜你也沒個弟弟。把東西給個妾室的孩子,還打壓著你娘,我心里多不高興啊。”

    “就這樣?”柳玉茹愣了愣,顧九思挑了挑眉,“不然你要怎樣?”

    “你這樣說話,會不會……”柳玉茹斟酌著道,“太直接了些?”

    “所以我說你呀,”顧九思用扇子輕輕戳了一下她額頭,嘴角帶了笑,“做事兒就是想太多。你以為你爹為什么這么多年沒休了你娘?”

    柳玉茹皺起眉,猶豫著道:“因為休妻這事兒……傳去不體面?”

    顧九思嘆了口氣,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一眼柳玉茹,直接道:“你爹是要臉的人嗎?他不休你娘,完全是因為你娘是蘇州蘇家的千金小姐,休了你娘,他哪兒再娶這么體面的女人?有那么得力的舅哥?所以啊,你爹會寵張月兒,可那也是在不得罪蘇家的前提下。你娘要是早早就鬧,你爹還敢這么寵張月兒嗎?”

    柳玉茹聽著顧九思的話,她慢慢道:“男人家……也要這么算計著嗎?”

    “男人也是人,”顧九思嗤笑,“是人就貪財,就好權。在你爹心里,女人算什么?如今他想要巴著顧家,所以自然會對你娘好,我提了要求,還明明白白告訴他,只要孩子過繼到你娘名下,我就給他送東西,我們顧家送東西是隨便送的嗎?你爹心里算得清楚著呢。”

    柳玉茹沒說話了,顧九思搖著扇子,等著柳玉茹夸他,等了一會兒,沒見柳玉茹有反應,不滿道:“你怎么不說話?”

    “顧九思,”柳玉茹這次沒叫他郎君了,她慢慢品味過來,抬眼看著面前吊兒郎當的人,詫異道,“你……你挺厲害啊。”

    至少在琢磨人心這件事上,顧九思比她通透太多了。

    他想人想得簡單,每件事都往本質上想,繞開了規矩和表面那些冠冕堂皇的話,每次都是直擊要害。

    對柳宣這樣的人,顧九思手到擒來,只是對柳玉茹這種和他根本不在一個思路上的行走牌坊,他才無從下手。

    顧九思聽著柳玉茹的夸贊,挑了挑眉,手搭在窗戶上,頗有些驕傲道:“叫夫君。”

    柳玉茹聽了話,高興蹲到顧九思邊上去,給他捶著腿,討好道:“夫君,你太厲害了,你再給我說說張月兒,你說這人怎么樣?”

    “茶。”顧九思聽著柳玉茹這么討好,心里頓時飄了起來,柳玉茹趕緊給他倒茶,巴巴看著他。顧九思喝了口茶,看著柳玉茹那崇拜的眼神,他忍不住笑了。

    “柳玉茹,”他笑著道,“我發現你挺能屈能伸啊。”

    “那是,”柳玉茹立刻道,“成大事者必須要有這種魄力。”

    顧九思哈哈笑出聲來,拉著她起來坐在他邊上。

    他醉后興致高,就開始高談闊論,柳玉茹問著問題,他就給她說著自己的見解。

    從張月兒、蕓蕓、一路說到他認識的身邊各個人。

    這些時日,柳玉茹讓夫子給他說了天下局勢,他心里也有了底,柳玉茹見他大約是醉了,什么都說,便忍不住道:“那你覺得,梁王如何?”

    聽到這個名字,顧九思眼中閃過一絲冷意,冷笑道:“亂臣賊子,其后必反。”

    柳玉茹心中驟然一驚,她還要再問什么,顧九思卻是兩眼一閉,靠在馬車上,不高興道:“我要睡了,不要吵我。”

    后面無論柳玉茹再如何搖他,他都不肯再多說了。

    然而這話卻是刻在了柳玉茹心里。

    柳玉茹一夜未眠,她在床上輾轉反側,等第二天醒過來,柳玉茹早早就蹲在了顧九思的地鋪邊上,開始搖他:“顧九思,顧九思。”

    顧九思抬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滿喃喃:“不是說好給我放假嗎?我好累,好疲憊,好困……”

    “你再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就給你睡。”

    顧九思捂著耳朵,假裝什么都聽不到,柳玉茹把他的手拉開,忙道:“你為什么說梁王會反?”

    “嗯?”顧九思迷迷糊糊睜開眼,“我說了?”

    “對,”柳玉茹肯定道,“你說了。”

    顧九思艱難想了想,憋了半天,他終于道:“瞎說的吧……”

    柳玉茹:“……”

    看著柳玉茹的臉色,顧九思知道自己不能再睡了,他坐起身來,痛苦道:“我就是個感覺,梁王這人太假了。你說他有兵有權,什么都給皇帝想好,還把自己家里人送去當人質,你要真這么忠心,把兵權交回來啊,你看他這兩年打了三次仗,每次都叫朝廷增兵,但我看了仗,我覺得好幾次都是可以追擊一舉殲滅的,但他就不,你說這是為什么?”

    “我就想啊,你說有沒有一種可能,外敵他能打贏,但他怕狡兔死走狗烹,他自己也知道皇帝懷疑他,所以就已經開始琢磨著謀反了,只是現在時機還沒到,所以他就裝乖,然后故意讓陳國出兵騷擾邊境,通過這種打著玩一樣的仗反復增兵給自己。”

    “你怎么知道他可以一舉殲滅?”柳玉茹好奇,顧九思嘆了口氣,“以前在賭場,遇見過好多次梁王封地來的人,他們給我復述過那邊的情況。我也是瞎猜的,做不得真。”

    柳玉茹沒說話了,顧九思抬手抱著頭,好久后,他抬眼看她:“你還有沒有要問的?沒有我想睡了。”

    “睡吧。”

    柳玉茹抬手就把他的頭按回了枕頭。

    顧九思頭一沾枕頭,立刻閉上了眼睛。

    宿醉真的容易頭疼。

    柳玉茹琢磨著顧九思的話,經過這些時間的了解,她覺得顧九思說話大多是有一些道理的,他說他瞎猜,但柳玉茹卻覺得,可能比許多人認認真真分析情報準得多。

    畢竟情報可能是假的,但到賭場來隨便說的話,卻沒有作假的必要。

    柳玉茹想了一會兒,外面就傳來印紅的聲音道:“少夫人,大夫人叫您過去。”

    柳玉茹回了神,忙應聲洗漱,隨后便去了大堂,江柔已經等在那里,見柳玉茹過來,她笑著道:“來,吃過早飯,我帶你去鋪子里看看。”

    柳玉茹低頭應聲,同江柔一起吃過飯。江柔問了一下顧九思同她回娘家的情況,又問了之后的安排,隨后道:“等九思習慣了讀書,后面九思的功課,你也不用時時盯著,挪點時間到生意上來。”

    “聽婆婆吩咐。”

    江柔帶著她用過了早飯,便領著她去了鋪子,江柔將她介紹給鋪子里所有人,細細給她講了所有鋪子的運作。

    每個鋪子的選址、盈利的方式、采購的來源……

    江柔毫無保留,都給柳玉茹說了,等去過她手下所有鋪子之后,江柔取了一個賬本,手把手教著柳玉茹看賬,而后她同柳玉茹道:“如今剛好到了一年查賬的時候,你便幫我將所有的賬查一遍吧。”

    柳玉茹微微一愣,她知道這是江柔給她的考驗,便沒有推辭,雖然心里忐忑,卻還是應了下來。

    當天回了家里,顧九思并沒在家,她詢問了人后,才知道顧九思是出去玩了。

    想著顧九思已經許久沒去見他朋友,她也沒有再管,自己洗漱之后,坐到了桌邊,看著賬本,最后忍不住倒頭趴在書桌上睡了。

    顧九思玩了一天,興高采烈回家的時候,就看見柳玉茹倒在桌邊,她手邊是個賬本,旁邊是算盤,顧九思愣了愣,上前搖了搖柳玉茹:“柳玉茹,醒了,去床上睡。”

    柳玉茹迷迷糊糊睜開眼,似乎是困極了。

    顧九思看見她眼神,嘆了口氣。他太能體會這種困到極致被人吵醒的感受了。于是他干脆彎下腰,小心翼翼將柳玉茹打橫抱起來。

    柳玉茹比他想象中更輕,他抱著她走向床邊,柳玉茹迷迷糊糊睜開眼,瞧見顧九思的面容,小聲道:“你回來啦?”

    沒罵他。

    顧九思第一個想法,于是他高興許多,應了一聲,催促道:“別說話,趕緊睡吧。”

    柳玉茹應了一聲,再次閉上眼,她太困了,困得沒法。

    顧九思將柳玉茹放到床上,給她蓋了被子,這才去隔壁洗漱,他洗著澡時,忍不住問木南道:“少夫人今天做什么了,怎么這么累?”

    “大夫人帶少夫人去熟悉鋪子了,”木南早猜到顧九思會問,提前打聽好了消息:“聽說大夫人把今年查賬的事兒交給少夫人了。”

    顧九思愣了愣,他知道每年查賬是他娘最忙的時候,不由得道:“這么大的事兒,就交給她啦?”

    “是啊。”

    木南給顧九思搓著背道:“大家都說了,大夫人是在栽培少夫人,不久之后,家里的事兒說不定都是少夫人說了算了呢。”

    “現在不就是她說了算嗎?”

    顧九思翻了個白眼。

    但想了想,他還是道:“那她一邊監督我讀書,一邊管賬,豈不是很辛苦?”

    那自然是辛苦的。

    之后柳玉茹每幾天,柳玉茹每天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

    她沒去管顧九思,顧九思倒也沒給她找麻煩,乖乖讀書,印紅幫柳玉茹看著顧九思,說顧九思近來也還算努力,雖然偶爾開小差,但也盡量控制著自己,沒真做什么出格的事兒。

    柳玉茹點點頭,也沒再多管,說到底,她不能真管顧九思一輩子,她開了頭,走不走得下去,還得看顧九思自己。

    她一開始看賬比較慢,后來就看得快了,每天算著賬面上對不對,然后要去鋪子里盤點,每次一去就是一整天,回來的時候便是大晚上。有時候回來還弄不完,就只能熬著夜的來做。顧九思常常就是睡在地鋪上,看著屏風后的燈火一直亮著。

    他從來沒見過這么努力的人,如此自律、克己的姑娘。

    那姑娘的身影落在他的眼睛里,帶著溫暖的燭光,就這么慢慢的、慢慢的浸入了他的生命,只是那時他渾然不覺。

    好在事情都是慢慢熟悉起來的。

    柳玉茹做多些,便熟悉了,江柔便教著她去談生意,先帶了幾次,后來便放手讓她自個兒去談。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幽州有一位遠道而來的商人,想定一批布料,這恰好是柳玉茹的長處,她家本來也以布匹為主要貨源,于是這件事就由她去談。那天天氣正好,她由木南和印紅陪著,進了早就定好的包廂里。

    對方叫周燁,據說他的養父在幽州軍中任職,因此偶爾他會幫著軍中來采購。比如這批布,就是為了幽州今年入冬所準備。

    柳玉茹猜想著,這人應當已經上了年紀,否則不會被派來做這樣大的事兒。因而進了包廂,見到里面是一位二十左右的青年時,柳玉茹還是愣了愣。

    對方面容英俊,帶著北方男子特有的結實,看上去帶這一種英俊陽剛之美。

    他見了柳玉茹,也是有些詫異,但他極好的掩飾了情緒,恭敬朝著柳玉茹行禮。柳玉茹壓著心里的忐忑,同他介紹自己道:“周公子,妾身柳玉茹,乃江老板的兒媳。如今江氏商行暫且由我接管,因此布料一事由我來與您商談。”

    “顧少夫人年紀輕輕就被委以重任,必有非凡之能,”對方機會說話,恭維著柳玉茹,而后坦蕩請柳玉茹入座。

    周燁說話善談,脾氣溫和,和柳玉茹商談著價格,兩人都是實誠做生意,倒也一拍即合。

    具體商量完了數量、價格、運送方式等東西后,雙方便簽了契約,而后寒暄了一番后,也到了回去的時間,周燁瞧了天色,禮貌道:“我送少夫人回去吧。”

    “不用了。”柳玉茹笑了笑,“我帶了家丁,周公子自便就好。”

    周燁點了點頭,但還是送著柳玉茹下了樓,剛走了沒幾步,柳玉茹就聽見走廊上傳來了一聲大笑道:“喲,這是哪家小娘子啊,大白天的,怎么跟著其他男人一起從包廂走出來,還勾勾搭搭的?”

    這一聲叫喚出來,全場就安靜了,所有人尋聲回過頭去,就看見走廊上立著一個男人。

    那人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的樣子,卻一聲頹靡之氣,他似乎是喝高了,站都站不穩,雙頰通紅。

    柳玉茹跟著大家回頭,目光觸及到那青年的瞬間,整個人就僵了。在此之前,她是沒見過這人的,可是她對這張臉一點都不陌生。

    是王榮。

    她肯定的想起來,就是她夢里那個被顧九思打斷了腿,然后懷恨在心殺了顧九思的王榮!

    @無限好文,盡在晉江文學城

    她呼吸一窒,隨后立刻反應過來,轉過身便拉了身邊人要走。

    然而周燁卻是立在了原地,他不知這人是誰,但他為人正直,仍舊道:“公子慎言,我與這位夫人只是洽談生意,并無其他逾矩之處,家中長輩盡都知曉,公子切勿污言穢語。”

    “哦~”王榮意味深長開口,“是家里長輩讓出來做這些的呀。”

    他把“做這些”咬得極重,眾人都聽出中間的旖旎味道,周燁面色不善,柳玉茹小聲提醒道:“周公子,這是官宦子弟,切勿起了沖突,清者自清,公子別招惹了麻煩。”

    周燁冷哼了一聲,全然不將“官宦子弟”四個字放在眼里。柳玉茹不由得看了他一眼,想起周燁似乎也是官宦出身。她抿了抿唇,同周燁道:“周公子,走吧,畢竟這是揚州。”

    聽得這話,周燁遲疑了片刻,終于才轉過頭去。

    而這時王榮卻是走了下來,大聲道:“別走啊,小娘子,你伺候了這位公子,也同我玩一玩兒唄?”

    “王公子,”木南上前來,擋在柳玉茹面前,恭敬道,“我們夫人是顧家的少夫人,還望公子放尊重些。”

    “你說是顧家就是顧家。”王榮冷笑一聲,“怕不是冒充的吧?”

    說著,王榮便上前去,端詳著柳玉茹道:“看著是清白小菜,仔細瞧著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王榮用扇子去挑她下巴,柳玉茹捏緊了拳頭,繃直了背,冷聲道:“王公子,今日我身份已經說明了,你還要借酒裝瘋,那打的就是顧家的臉。你就算不想著自己,也想想王大人,到時候東都一封折子參上去,到不知王公子在家里板子挨不挨得起!”

    “你!”王榮抬著扇子就要抽過去,周燁一把抓住了扇子,厲聲道:“王公子,既然身為官家子弟,便當嚴于律己當作表率,若你今日還要執意裝瘋買醉,可是真打算與顧家為敵了?”

    王榮沒說話,他死死盯著周燁,似乎是在衡量。

    過了許久后,他冷哼了一聲,突然抬手捂了頭,露出頭疼的表情道:“哎呀,醉了醉了,人都瞧不清了,來人啊,扶我下去吧。”

    等王榮走了,柳玉茹這才松了拳頭。

    她舒了口氣,同周燁道歉道:“周公子,這次牽連到您,給您惹麻煩了。”

    “無妨。”周燁擺手道,“如此敗類,就算今日不是少夫人,周某也不會袖手旁觀。”

    “王家在揚州家大勢大,如今他拿我沒辦法,必會找您麻煩,您還是趕緊離開揚州為好。布料的事兒我會全權辦妥,您放心就好了。”

    柳玉茹帶了幾分歉意,周燁笑道:“無妨,他也不敢拿我如何。”

    柳玉茹面露擔憂,周燁看了看天色:“少夫人,還是我送您一路回去吧。”

    周燁神色不容柳玉茹拒絕,柳玉茹無奈嘆氣,點了點頭,便入了馬車。

    周燁駕馬護著柳玉茹回了顧府,柳玉茹心里思索著,等一會兒要如何同江柔匯報此事。

    她心里有些害怕,更多的是委屈難受。她不知道江柔過去有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兒,但凡做生意,總是要出去談的,可這生意場上總不能女人和女人談,男人和男人談。而大買賣總是機密,得私下單獨談,男女共處一室,哪怕有小廝丫鬟,也總會讓人說閑話,不知道江柔是怎么處理。而且王榮這事,他為什么突然找上門來?而她這樣威脅了王榮,之后會不會有什么問題……

    柳玉茹腦子里念頭紛雜。馬車正慢慢往顧家行去,外面突然傳來了熟悉的打馬聲。

    柳玉茹聽著那熟悉的聲音急促的喊著“駕”,她不由得趕緊掀開了車簾,隨后就見顧九思穿著一身素衣,正巧從她馬車邊上打馬而過。

    柳玉茹愣了愣,隨后急忙叫出聲來:“顧九思!”

    顧九思全然不停,背對著她,只是道:“你回去!”

    柳玉茹懵了片刻,隨后便看顧家家丁在后面駕馬追著,柳玉茹忙攔下一個人來,焦急道:“大公子這是做什么去?!”

    “大……大公子聽說王榮欺負了少夫人,”家丁喘著粗氣,焦急道,“從家里搶了馬,說要去折了他的腿!”

    一聽這話,柳玉茹臉色煞白。

    周燁在旁笑了笑:“原來這位就是顧大公子,當真少年意氣。少夫人您也別擔心,大公子大概就是隨便說說,過去吵一架也就罷了。”

    “不,不是。”

    柳玉茹緩過神來,忙道:“趕緊把大公子攔下來,快去!”

    說著,她緩了口氣,隨后同周燁道:“周公子,我家夫君性情暴烈,我得去看看,謝謝您一路相送,改日再見。”

    周燁猶豫了片刻,點了點頭:“那少夫人保重。”

    柳玉茹應了聲,隨后坐進馬車,同車夫道:“趕緊去追大公子。”

    追不上,王榮的腿就得真的折了。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嫁紈绔章節列表 http://www.wfuctx.live/biquge/110061/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下载app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