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奪舍之停不下來 抗聯1939 黃金漁場 美食供應商 異世之極品天才 都市之巫法無天 權力巔峰 反賊平天下 神醫廢材妃

第二十章


    韓辰繪在腦海中,認真地勾畫出和鄭肴嶼共度一生的藍圖。

    感覺還好。

    她并不是不能接受。

    事實上,她對所謂的未來,早就無欲無求了。

    能過一天就過一天,及時行樂。

    聽著鄭肴嶼在她耳邊平穩的呼吸聲,韓辰繪目不轉睛地望著窗外。

    不知道為什么,以往被鄭肴嶼狠狠折騰之后,她都累得像個死人,沾上枕頭就能睡著。

    而今天,鄭肴嶼對她難得的溫柔似水,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種體驗,雖然身體依然很乏累,可她卻毫無睡意。

    明明之前還很困的。

    韓辰繪靜靜地賞了會兒夜空中的明月,便習慣性地從床頭柜上拿起手機,按開屏幕。

    在見到年月日的那一刻,她頓時愣住了。

    幾秒鐘之后,她慢慢地鎖上手機屏幕,在鄭肴嶼的臂彎之中,轉了個身,借著微弱的月光看著他的輪廓和線條。

    兩年前的今天。

    是她和他見面的日子。

    怪不得今天他對她一反常態的溫柔,難道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他……

    韓辰繪眨了下眼。

    鄭肴嶼會記得嗎?

    不管他記不記得,總之她記得。

    那時候她剛經歷了――親姐姐韓冬果為了真愛跳樓輕生、初戀男友的背叛雙重打擊。

    她也說不清楚當時是為了報復賀開晨,還是為了成全韓冬果的那份赤誠的心,總之,她當著全家人的面,表達了她愿意替韓冬果嫁入鄭家――

    事實上,她也不算替婚,本來這就是韓家和鄭家上一代人定下的姻親,不是韓冬果就是韓辰繪,她們都是韓家的女兒。

    雖然兩位曾祖父在戰場上有過命的交情,韓家作為根雕世家,也是正兒八經的書香門第,但不得不說韓家和鄭家,還是有著云泥之別的巨大門第差。

    鄭家不管讓哪個男丁和韓家聯姻,都是看在先人的面子上,相當之抬舉。

    韓辰繪那年才二十一歲,剛大學畢業,也剛踏入娛樂圈不久。

    那個時候的她,沒有燙起卷發,也不像現在每天精心打扮、濃妝艷抹。

    素裙、黑長直、淡掃蛾眉――就是她的全部裝扮。

    韓辰繪第一次去“華清園”的路上,緊張到難以呼吸。

    她坐在一臺加長林肯里,車子順著蜿蜒的山路往上,逐漸遠離繁華都市的喧囂。

    “華清園”便是建在半山腰上的小區。

    這類處在半山腰的建筑被稱作“坡地建筑”,坡地本就是自然界的寶貴資源,在京城這種地方則更加珍貴,也只有政府才能興建。

    但凡能居住在“華清園”的,光是有錢也不行,再多的錢也買不到華清園最偏僻的一棟房子,每家的背后必然有通天的關系網。

    鄭萬杰和夫人孫蔓寧的房子,是一棟紅黑相見的三層別墅,坐北朝南、背山面水。

    林肯車直接停在別墅大門的前方。

    韓辰繪走下車,山風吹動枝椏、吹動草葉、吹動花蕊,同時也吹動了縈繞在她心尖上的陰霾。

    不管對方是誰,是老三鄭宏義,或者是鄭家其他旁系的親戚都好,總是她是要嫁入鄭家了,從此,她的一輩子將永遠不會愁吃穿住行,如果嫁一個稍微有點才干的,對她又上心一點的,那一生將有享不完的榮華富貴了。

    所以她不會自怨自艾。

    人各有命,天各一方。

    賀開晨離開她、姐姐跳樓拒婚,說不定都是老天爺,為了成全她而做的鋪墊。

    這樣自我安慰完畢,韓辰繪的心情大好,腳下再也沒有猶豫,就跟著一個管家模樣的人進入了別墅的大門。

    雖然是未來媳婦拜訪的日子,但鄭萬杰和孫蔓寧依然不在家――管家解釋他們去參加一個商務宴會,晚一些時間會回來,讓她隨便坐,不要拘謹。

    韓辰繪禮貌的微笑:“辛苦了。”

    其實從鄭家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了,他們根本沒重視她,想必她未來的丈夫也不太受重視,估計連鄭宏義都不是吧……

    不知不覺過了一個小時。

    第一次見面,韓辰繪怎么說也要偽裝淑女,她雙手端著茶杯,小口淺酌,儀態端莊。

    突然,樓梯拐角處傳來腳步聲和交談聲。

    “韓小姐已經等了一個小時。”

    “嗯。我剛開完視頻會議就下來了。”

    那是一個充滿磁性的男聲,低抑沉重、成熟冷靜,讓韓辰繪聽了就頓生好感――她不是聲控,但這個世界上誰不喜歡聽好聽的聲音洗耳呢?

    “韓小姐――”

    韓辰繪將手中的茶杯放到茶幾桌上,慢慢地抬起視線――

    他站在午后的陽光里,一身干凈簡約的白襯衫和西裝褲,玉樹臨風。氣質是冷的,空氣卻是暖的,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架,微微笑著。

    “你好,我是鄭肴嶼。”

    -

    鄭肴嶼離開之后,韓辰繪又回到自己的“撒歡兒日常”。

    有車有房、有錢有貌,老公不在身旁。

    已經進入《火光之戀》前期的籌備期,整個君視傳媒,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忙得不可開交。

    韓辰繪經常會應Anemone的邀約前往公司,幫忙處理一些事情。

    半個月過去。

    韓辰繪突然從Anemone處接到一份新的工作。

    是一個被無數小明星搶破頭的優質資源。

    竟然是《我們來戀愛吧》綜藝節目的邀約。

    “???”韓辰繪一臉問號。

    Anemone苦口婆心:“你知道嗎?這個資源可是通藝賣給我們的人情。”

    韓辰繪撓了撓頭:“nene姐,你可知這個《我們來戀愛吧》的節目是什么嗎?看名字……是情侶節目啊?”

    “我當然知道是戀愛類的節目,現在就這些吸粉,知道不?”

    Anemone將韓辰繪拉到走廊的一個角落,低聲說:“你不要怪nene姐說話太直接,你應該也知道自己什么樣吧?業務能力不太行,只靠演戲這一條路,你只會把自己越走越死,現在觀眾看你演的那些滑稽東西還覺得新奇,等你出演的作品多了,他們會厭煩你。”

    “所以,你想要紅、并且長紅,就要想辦法走旁門左道。你看現在的小明星,有幾個是踏踏實實唱歌演戲的?但人家該紅還是紅,該賺還是賺,你不能去批評否定他們,適者生存,歸根究底是泡沫社會泡沫經濟,觀眾和粉絲的選擇。”

    韓辰繪:“…………”

    她畢竟已經是結婚的人了,去參加情侶扮演類節目……總覺得哪里不對,要出事的樣子……

    “而且,我只告訴你一個人,你不許和其他同事說――”Anemone將聲音壓的更低,“本來《我們來戀愛吧》的節目組沒想找你的,他們這一季要請的最大咖是張潤晨,可張潤晨指明要你做couple!通藝勸阻無效,只能把人情賣給我們了。”

    韓辰繪:“…………”

    “我知道,你是不是在想你男朋友?”

    Anemone作為帶過天王天后、當紅炸子雞的王牌經紀人,從上次韓辰繪的電話,她就可以猜到這個小妮子一定處男朋友了。

    “沒關系,這種都不算什么事,你要相信君視的實力啊,只要不是網友實拍,剩下的媒體什么的都會提前和君視打招呼的,所以你不用害怕,再說你和張潤晨也是為了《火光之戀》炒炒熱度。”

    “…………”韓辰繪猶猶豫豫的,“nene姐,我還是覺得有些不妥,張潤晨是《火光之戀》的男主角,可女主角是申影后,我是干什么的啊,憑什么要我去和他參加情侶扮演?那將來劇播出了,觀眾不會覺得CP錯亂,棄劇嗎?”

    “怎么會?這樣只會讓男女主的CP粉、張潤晨和你的CP粉,再加上你們個人的粉絲,在網上產生敵對情緒,發生口水罵戰,這樣才有熱度啊。”

    韓辰繪:“…………”

    Anemone都這樣說了,她也只能點頭同意。

    -

    工作之余,韓辰繪也沒有忘了她的霸總文。

    她的時速非常慢,每個小時最多只能寫幾百字。

    而且她寫一寫,就要拿起手機給鄭肴嶼發一個微信――

    韓辰繪:【你每日的行程都是怎么樣的?】

    一分鐘后。

    鄭肴嶼:【怎么?查崗?】

    “…………”

    韓辰繪保持微笑,戳著手機屏幕。

    韓辰繪:【你和生意伙伴、對手,談判的時候,都會說些什么呀?】

    鄭肴嶼:【怎么?刺探商業機密?】

    韓辰繪給他發了一張,小人用手丨槍頂著自己腦袋的表情包。

    韓辰繪:【】

    兩分鐘過去。

    “叮咚――”

    韓辰繪一戳開聊天框,她再一次,差點表演了一個當場去世。

    鄭肴嶼發給她一張,一個滿地打滾的白色小人笑哭的表情包。

    鄭肴嶼:【】

    韓辰繪一口氣差點沒提上來。

    她被氣個半死,拿起手機,二話不說就將電話撥打了過去――

    “嘟嘟嘟”三聲。

    對面剛一接起電話,韓辰繪就劈頭蓋臉:“鄭肴嶼!你必須給本官老實交代!你究竟從哪里搞的那么多騷圖?”

    夜涼如水。

    她的耳邊滿是他低低的笑聲。

    “你猜呢?”

    韓辰繪將筆記本電腦一合,直接從床上蹦了起來,大聲吼道:“我猜個毛線啊!我猜不出來!快點!從實招來!你從哪搞來的騷圖?”

    鄭肴嶼又低低的笑了起來。

    他的低笑聲仿佛能從她的耳道,一點點蔓延進她的骨髓里,又輕又癢,渾身上下軟綿綿的。

    “――從你心里呀。”

    韓辰繪:“…………”

    這個男人是魔鬼轉世妖孽降臨嗎?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請把握好接吻的尺度章節列表 http://www.wfuctx.live/biquge/110249/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下载app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