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奪舍之停不下來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抗聯1939 黃金漁場 美食供應商 都市之巫法無天 異世之極品天才 權力巔峰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 50 章


    第五十章

    紀染站在別墅區門口的時候,深吸了一口氣。沈執本來非要送她回來,但是怕大白天的撞上江藝或者其他人。

    于是她一個人回來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手機又震動了幾下,這次是紀慶禮打來的電話。

    昨天紀染剛離開家里的時候,前幾個電話是江利綺打的,本來紀慶禮被她的話氣到,實在想給她點兒教訓。

    結果半個小時之后,紀染還沒回去,紀慶禮這才有些慌張。

    紀染從小到大乖巧懂事,是那種讓人羨慕的別人家孩子。平時她的教養問題又是裴苑在在管,哪怕這幾個月跟他住在一起,也沒太讓他操心。

    結果這一下鬧出個離家出走。

    一想到紀染一個小姑娘半夜在外面,紀慶禮也有些擔心。

    好在剛才裴苑給他打了電話,說是已經聯系上紀染,待會她會回去。這時紀染還沒到家,紀慶禮忍不住又打了個電話。

    紀染這才抬腳進了小區。

    門口的警衛跟著她點頭打了打招呼。

    紀染到門口的時候,正在外面的趙阿姨瞧見趕緊走了出來,神色擔憂不已:“小姐,你這可算回來了,你這么晚跑出去,把我們都擔心壞了。”

    “對不起呀,趙阿姨。”紀染乖乖說道。

    趙阿姨聽著她乖軟乖軟的聲音,簡直是又心疼又喜歡極了,你說這么漂亮可愛的小姑娘,又懂禮貌又聽話,學習成績也是好得不了。

    這樣的孩子要是在趙阿姨家里頭,她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疼才好。

    這個紀先生也真是,為了那么一對母女,居然委屈紀染。

    趙阿姨真想叫紀慶禮睜開眼睛瞧瞧,這簡直比睜眼瞎還叫人生氣。

    她壓著聲音說:“那個姓江的小姑娘算什么呀,你是什么身份,她又算個什么身份,何必跟她一般見識。”

    以前趙阿姨說話還挺含蓄委婉的,現在為了安慰紀染,是毫不猶豫地站在她這頭說話。

    紀染抿嘴淺笑,點了點頭,趙阿姨高興地把她拉著進了家里。

    今天紀慶禮沒有出外打高爾夫,他平時周末多半會去打高爾夫,昨晚紀染離家之后再也沒有回來,要不是還沒滿二十四小時,他只怕就要報警。

    他坐在客廳里正猶豫著要不要再給裴苑打個電話,讓她問問染染的情況,突然大門被推開。

    家里的保姆趙阿姨拉著紀染的手走了進來。

    等紀染站定時,紀慶禮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快步走過去,臉上帶著薄怒:“紀染,你怎么回事,說你兩句居然還敢離家出走,誰給你的膽子?”

    紀染是特地等到紀慶禮訓斥完了,這才垂著頭低聲說:“對不起,爸爸,我錯了。”

    家長最吃什么樣的孩子?

    知錯認錯的。

    這會兒紀染低頭一句對不起,倒是真的把紀慶禮滿肚子的怒火給壓了下去,就像是一盆水徹底把他的火氣澆滅。

    反而這會兒火滅了,他倒是開始忍不住想自己的問題。

    紀慶禮這人也是極其自大且唯我獨尊,他能反省的時候不算多,這會兒算難得一次。

    他微嘆了一口氣,無奈道:“爸爸也是希望你們能好好相處,你要是實在不愿意……”

    “染染。”突然一個聲音從樓梯口傳了下來,江利綺一手搭在樓梯上一手扶著自己的肚子,柔柔地喊了一聲。

    江藝站在旁邊,扶著江利綺的手臂,一副生怕她摔倒的模樣。

    真夠小心翼翼。

    紀染偏頭看過去,瞧著這對母女惺惺作態的樣子突然笑了,人家要臨盆的孕婦都沒她們這么做作吧,這才幾個月生怕別人不知道似得。

    江利綺臉上露出關切的表情:“染染你總算回來了,你爸爸和我擔心壞了,差點兒要報警。”

    江藝依舊沒有開口,乖乖站著。

    剛才江利綺一聽到紀染回來的動靜趕緊下樓,她算是看明白了,這小姑娘表面上乖巧,實際上鬼點子做的很。

    而且特別會給紀慶禮下蠱,弄得她這個枕邊風都不好使。

    所以她怕紀染一回來,紀慶禮便會后悔讓江藝回來住這件事。

    果不其然,剛才她走到樓梯口的時候,聽到紀慶禮說話的模樣眼看著是真的要后悔,所以她及時開口打斷他的話。

    江利綺嘆了一口氣:“你說說咱們一家人有什么不能商量的呢。”

    她知道紀染最討厭的就是這個,故意刺激紀染想讓她再像昨天那樣失控。她作為母親可是知道父母的心理,孩子要是聽話還好,如果她一味地發脾氣威脅,反而會讓父母越發不想嬌慣著她的性子。

    紀染朝江利綺看了一眼,人家既然出招了,她可不能不接招呀。

    于是紀染微垂著眼睛,小聲地說:“爸爸,我覺得媽媽說的很對,我覺得我還是回去跟她一起住吧。”

    紀慶禮一愣,隨后心底有些惱火,因為他想起之前跟裴苑打電話的時候,譏諷他的話,連一個這么聽話懂事的孩子都照顧不好。

    如果這會兒讓紀染回裴苑那邊,豈不是正中裴苑的下懷,讓她說中自己照顧不好一個孩子。

    要說紀慶禮這輩子最不能認輸的人,那一定是裴苑。

    哪怕兩人如今已經離婚,可是他也不想叫裴苑看了笑話。憑什么孩子就必須跟著她,憑什么他照顧不好紀染。

    于是紀慶禮毫不猶豫地開口:“這件事確實是爸爸欠考慮,江藝她不會搬回來住了。”

    一錘定音。

    一旁的江利綺只覺得眼前一花,當真有種要昏過去的感覺。

    江藝更是驚愕地瞪大眼睛,繼而不敢相信地朝紀慶禮看過去,再也忍不住地喊了出來:“憑什么?”

    江利綺聽到她的聲音,猛地掐住她的手掌。

    這一下直接把江藝的聲音掐沒了。

    可江藝還是委屈地要掉下眼淚,她不想再去住那個四人一間的宿舍,連個衣柜都是那么小,她就是在住在這個大別墅里。

    寬闊的房間還有專門服侍她的傭人,她就是想過大小姐的生活怎么了,如果可以誰愿意當窮人。

    明明她媽媽已經是紀夫人,她憑什么還要被趕走。

    這時江利綺再次掐了江藝一下,用盡了力氣,疼的江藝眼淚當場落了下來,直到江利綺的手指在她的手掌上捏了捏。

    江藝帶著哭腔說:“我不想跟我媽媽分開,我想跟媽媽住在一起。”

    “慶禮,小藝現在真的變乖了,也懂事了。她真的不敢再惹染染,你就讓她先在家里住著。”

    紀染聽著她們連哭帶嚷的模樣,知道這是江利綺對付紀慶禮的手段。

    只是沒想到,現在連江藝都哭上了。

    她不再看她們,直接轉頭對紀慶禮說:“爸爸,我先上樓收拾東西,過會兒我會自己給媽媽打電話的,您別擔心。”

    說完,她轉身往樓梯口走了過去。

    隨后她一步步地往前走,一、二、當她第三步落下時,突然身后的紀慶禮說道:“我已經打定主意了,要是江藝不想住校,利綺你就幫她在學校附近租套房子,這樣也能就近上學,總比來回折騰的強。”

    紀慶禮這么說完之后,江利綺徹底白了臉色。

    她以為自己懷孕就能徹底拿捏住紀染這個小丫頭片子。可她沒想到這個紀染竟是這樣強勢而又不退讓,居然連自己都降不住這樣的她。

    紀染慢慢回頭,她故意側著臉只看向江利綺和江藝這邊。

    她什么手下敗將沒見過,但是一次性看見兩張喪氣的臉,她還是挺高興。

    紀染沖著她們微微一笑,輕輕張開嘴,無聲地吐出兩個字。走好。

    算是壞的明明白白。

    紀染回到自己的房間,心情還特別好。她可真是個能干的小機靈鬼,上能捉得住男神下能打得了討厭的小三繼母。

    捉得住男神……

    突然她笑了起來,原來沈執在她心底是個男神呀。不過想想也是,前一世的沈執可是投行第一男神,他不僅家世卓越就連能力也是頂尖。

    投行里流傳的最廣的一句話就是,好好珍惜能跟沈執一起工作的時間吧。

    因為說不定男神哪天就回去繼承他家的礦了。

    他可不就是所有人心目中的男神,所以其實她還賺了對吧。紀染在沈執面前的時候,還表現的特別淡然冷靜,可是關上門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她真的偷笑出聲了。

    沈執是她的男朋友了。

    好吧,應該是準男朋友了。

    紀染忍不住在床上滾了一圈,以至于外面發生的一切她都充耳不聞。

    此時江藝已經哭著回了房間,這次沒要江利綺掐她的手臂她也真的哭了出來。畢竟美夢剛做了一天,徹底破碎,真有種絕望的感覺。

    江利綺看著趴在床上哭泣不已的江藝,終于還是嘆了一口氣。

    她說:“好了,別再哭了。明天我就讓人給你找一個房子,再給你找一個專門照顧你的保姆阿姨。”

    “你還到底是不是我媽,你就眼看著那個紀染欺負我嗎?”江藝再也忍不了,同樣怨恨地看向江利綺。

    江利綺沒想到她此時逮著誰都要咬一口,哪怕是親生的,也不由氣惱。

    她怒道:“要不是你自己不爭氣,偷拿紀染的東西,讓她抓住那么大一個把柄。你說她能輕易把你趕走嗎?你還有臉沖我發火。”

    “對對對,都是我不爭氣我沒用。你全對好吧,”江藝哭著抹了一下臉上的眼淚,“你說過只要你懷孕了就能接我回來。結果現在呢,還不是一樣讓我出去住。對,你馬上有了別的孩子,再也不會在意我了。”

    江藝越想越覺得氣惱。

    她氣得在床上又捶又打,惹得江利綺越發生氣,竟是肚子都隱隱作疼。

    終于江利綺也不想再說她,打算先叫她一個人先冷靜冷靜,轉身離開了她的房間。不過她沒想到自己前腳剛走,江藝居然直接沖出了房間,闖到紀染房間門前。

    她直接伸手砸在門上,轟轟作響。

    直到紀染打開門,看見門口面目猙獰的江藝。

    她淡淡地望著陷入瘋狂一樣的江藝,倒也沒奇怪。畢竟紀慶禮先是答應她回來,現在又反悔,給了希望又讓人破滅,倒不如從一開始就不要給人希望。

    反而會更人瘋。

    江藝赤紅著眼睛望著她:“紀染,你憑什么這么對我,你以為你是誰?”

    “我不是誰,但是我有權利決定你是留在這個家里,還是滾出去。”

    紀染淡然的語氣反而讓人越發地惱火,于是江藝心底翻江倒海,再也忍不住,竟是抬起手想要一巴掌打在紀染臉上。

    紀染長這么大,除了昨晚被紀慶禮打了一巴掌之外,還真沒再被碰過一個手指頭。

    現在倒好,什么阿貓阿狗都敢打她。

    紀染可沒客氣,如果說今天在鬼屋她是無意識地打到別人,那現在她就是有意識地揍江藝。

    她挺不喜歡跟女生動手,因為打架場面挺難看,扯頭發撓臉。

    但是這一次,她直接拽著江藝的衣領,直接把人抵在墻壁上,江藝被她按在墻壁上動彈不動。于是她厲聲尖叫,“你想干嘛,紀染,你放開我。”

    “來挑釁我之前,想過下場嗎?”紀染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冷漠說道。

    江藝被她按住,但還是在瘋狂的掙扎,直到紀染低聲說:“江藝,我本來想讓你體體面面的離開這個家。但是現在看來,咱們真是不能善了。”

    紀染直接把江藝扯到她房間的鏡子里面,指著里面的人說道:“江藝,你想知道我跟你的區別嗎?”

    “這就是。”

    鏡子里的兩個少女,一個冷靜大氣一個卻眼紅脖子粗渾身在發抖。兩人之間,高下立判。

    這世上再也沒有比鏡子更直白的東西,把一個人照的那樣無所遁形。

    隨后紀染松開江英,直接轉身踢翻她梳妝臺上的東西,接著又把書架上的書都扯了下來。直到最后她拿起書桌上的小臺燈,猛地朝鏡子砸了過去。

    砰的一聲巨響。

    鏡子頃刻間粉碎透頂。

    江藝忍不住尖叫了一聲,紀染站在原地默然地望著她。

    這時正在二樓的趙阿姨聽到動靜立即跑了過來,當她站在門口的時候,看見紀染房間里的一片狼藉,猛地尖叫,大聲喊道:“江小姐,你這是在干什么,你怎么能這樣。”

    趙阿姨立即進來,趕緊擋在紀染面前。

    江藝張了張嘴,可是沒一會兒,房門口又多了兩個人。

    紀慶禮看著紀染房間里被扔的滿地的書,還有砸碎的玻璃碎片,額頭突突,沉著聲怒氣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趙阿姨忙不迭地說:“先生,這個江小姐居然闖到小姐房間里,你看看這砸的。”

    “啊喲,這是要翻天呀。”

    江藝木訥地望著紀慶禮,她似乎已經失去了解釋的本能,最后她的目光落在紀染臉上。

    紀染唇角幾不可見的勾了勾。

    她說過,這次不能善了了。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章節列表 http://www.wfuctx.live/biquge/110272/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下载app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