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奪舍之停不下來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抗聯1939 黃金漁場 美食供應商 都市之巫法無天 異世之極品天才 權力巔峰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全文完


    第九十八章

    有個女兒是什么感覺呢。

    紀染以前一直覺得小孩子應該都差不多,可是發現真有了綿綿之后,感覺是不一樣的,光是她房間里的顏色就全部都是粉色系。

    就連買的小衣服都是粉嫩粉嫩的。

    哪怕是小嬰兒,但是哼唧哼唧的聲音都跟十七小時候不一樣,軟軟的,嬌滴滴的,是獨屬于小女娃才有的聲音。

    嗯嗯唧唧都透著小奶調。

    就連沈執在抱著綿綿的時候都格外的小心翼翼,倒也不是說十七的時候他不小心,只是感覺不太一樣。

    甚至就連換尿不濕什么的,沈執都會親力親為。

    明明那樣一張高冷又有點兒禁欲的氣質,如今竟是成了居家奶爸,紀染還偷偷拍了一個他哄著綿綿睡覺的小視頻。

    視頻里面他溫柔地抱著綿綿,雖然沒拍到眼神,可是不管是抱著綿綿的姿勢還是動作,都是入骨的溫柔小心。

    至于十七,紀染覺得她完全不需要再擔心他會吃醋的問題,因為他比任何人都要喜歡綿綿。

    從他在醫院看見綿綿的第一眼,就露出驚奇的表情,配著驚呼聲問道:“爸爸,妹妹怎么這么小。”

    綿綿出生時候六斤二兩,這樣的體重在小寶寶當中算是中等。

    當然了,就是看著有點兒小只。

    “妹妹,妹妹,”十七還沒到房間里,聲音就在外面響起。

    紀染正在抱著綿綿哄她睡覺,小姑娘本來瞇著眼睛要睡不睡的樣子,誰知被她哥哥這么一叫,眼睛一下子睜開,完全沒了剛才的睡意。紀染有點兒哭笑不得。

    十七推門進來立即沖到紀染身邊,問道:“媽媽,妹妹睡覺了嗎?”

    說著他還踮起腳尖看著紀染懷里的綿綿,弄得紀染也哭笑不得,無奈說道:“你這么大聲音,妹妹就算睡著也要被吵醒了。”

    小家伙這下知道了,眼巴巴地望著她,小聲說:“對不起,媽媽。”

    紀染輕輕彎腰讓他能看見綿綿,垂眸對懷里的小姑娘說:“綿綿,是哥哥放學回來看你了,你看哥哥多好,一回家就來看綿綿了。”

    小姑娘此時的眼睛已經不像剛出生時那樣細長,反而越來越大,有種漸漸長開的趨勢。

    她在看見十七的時候,突然咧嘴笑了下。

    滿月的孩子偶爾就會無意識地笑起來,但是偏偏紀染剛說完她就笑了,看起來好像是聽懂了紀染的話。

    十七立即開心起來,高興道:“媽媽,妹妹在跟我笑呢。”

    “媽媽,我能抱一下妹妹嗎?”十七有點兒哀求地口吻問道。

    只是紀染覺得他也還小,并沒有那么大力氣抱綿綿,所以她低聲說:“媽媽把妹妹放在床上,你跟妹妹一起玩好不好。”

    十七點了點小腦袋。

    紀染把綿綿放在床上之后,十七脫了鞋子爬到床上,坐在綿綿的旁邊,一會兒伸伸小手戳一下綿綿的臉頰,一會兒又用手掌抓著她的小手。

    綿綿也很乖巧,躺在床上兩條小腿那么悠閑地蹬來蹬去。

    “綿綿,我是哥哥。”十七湊近奶聲奶氣地教綿綿。

    小姑娘居然咿咿呀呀地應了一聲,十七驚喜地問:“你是不是在跟哥哥說話啊,在叫我嗎?”

    紀染坐在一旁聽著他自言自語都覺得好玩。

    她從來都不是十七還有這么小戲精的一面呢,實在是太逗了。

    “哎,我真想把妹妹帶去一起上學,”十七再次摸綿綿小臉的時候,輕嘆了下,用惋惜的口吻說道。

    紀染:“……”

    昨天晚上沈執給小姑娘換完尿不濕之后,也是那么安靜地坐在旁邊看著她,半晌突然來了一句,我想把她帶去公司一起上班。

    這還真是親父子,說了一模一樣的話。

    紀染不由有些好笑,問道:“十七就這么不想跟妹妹分開?”

    十七點頭,抬頭看著紀染問道:“媽媽,我什么時候能跟妹妹一起睡覺啊?”

    他是真的很喜歡綿綿,那種晚上睡覺都想要待在綿綿旁邊,只是紀染怕他睡覺不老實,會踢到綿綿,所以一直沒同意。

    不過偶爾周末的時候,午睡時候她會讓兩個小家伙待在一起。

    十七就會躺在綿綿的旁邊,伸出小手拍著她的肩膀,輕聲說:“妹妹乖,哥哥跟你一起睡覺。”

    也是綿綿出生之后,紀染才明白為什么長輩一直讓他們再生一個。

    她和沈執兩人都是獨生子女,他們沒有體會過有兄弟姐妹的感覺,成長過程中,歡樂是自己的,不高興也獨屬他們,沒人會幫忙分享他們的開心喜悅。

    如今看到十七這么喜歡綿綿,紀染就覺得他們的選擇是正確的,因為這世上有個跟自己血脈相連的兄弟姐妹,還是勝過孤單一人。

    “等明天中午的,好不好?”紀染知道他明天不需要上學,很爽快地答應了這個要求。

    十七高興地點頭,又開始逗綿綿玩了起來。

    晚上沈執回來的時候,十七抱著他開始絮絮叨叨說起他今天跟綿綿一起玩的事情,還特別說道:“爸爸,妹妹一看見我就笑了,特別開心。而且媽媽答應讓我明天跟妹妹一起睡午覺。”

    “妹妹看見爸爸時候也愛笑。”沈執神色微斂,嘴角輕輕勾起。

    紀染再一次被震驚到,所以沈執是在干嘛?這是給她現場上演什么叫做沈家的男人絕不認輸嗎?

    對于他這樣的行為,紀染輕斜了一眼,張開嘴巴無聲地說了兩個字:“幼稚。”

    晚上時候,等兩個小崽子都睡著了,沈執洗完澡上了床之后,一旁的紀染正低頭看手機里的郵件,她一邊打著哈欠一邊開始回復,直到沈執伸手將她抱住。

    “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沈執低頭望著懷里的人。

    紀染微挑眉,她剛出月子,雖然還沒有上班,但是已經開始處理手上的工作,以免回去之后兩眼一抹黑。

    紀染正好把最后一段打完,放下手機:“我狀態不太好嗎?”

    沈執搖頭:“明艷動人一如往昔。”

    對于沈先生突如其來的彩虹屁,紀染輕笑了聲,沈執伸手給她捏了下脖子,他手上的力道不輕不重,捏的紀染忍不住輕嗯了一聲。

    惹得沈執低笑:“你再這樣撩我……”

    他沒說完,紀染輕嗤道:“心思歪的人才會亂想。”

    但是下一秒她被沈執壓在床上,他的唇幾乎是在一瞬間貼上她的脖頸,略帶著濡濕的唇那樣柔軟。

    紀染輕笑了起來時,沈執突然低聲說:“染染,有時候我真怕自己醒過來,這都是一場夢。”

    莊周曉夢。

    這樣的幸福讓他偶爾心底會生出一絲擔憂。

    生怕醒過來的時候,一切都是他夢想中的幻影。

    突然他感覺到脖子上的刺疼,是那種極疼的感覺,一口咬下來沒帶一點兒猶豫。等紀染松開嘴的時候,她才問:“感覺到了吧,阿執,這不是夢。”

    其實她理解沈執的心情,在孤獨中走過太遠的路,以至于偶爾會懷疑這樣的自己配得上擁有這種幸福嗎?

    有她,有十七,還有綿綿。

    可是她的阿執啊,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他配得上擁有一切。

    紀染輕輕抱住他小聲說:“阿執,我們會一直走下去的,等到白發蒼蒼的時候我們都還會在一起。到那個時候,你還要牽著我的手,好不好。”

    她的聲音那樣輕軟,像是沾著蜜汁的甜糖糕,那樣誘人又甜美。

    沈執輕輕嗯了一聲之后,聲音堅定說:“好。”

    五年后。

    體育館門口,很多家長正小心叮囑自己的孩子,別緊張,慢慢審題,要是遇到不會做的就先想想平時老師是怎么教的。

    說的多了,小朋友們也有些不耐煩起來。

    而帶隊的老師正舉著手里的名單,一個個開始點名,等點到名字的時候,就有人喊一聲到。

    “沈時禮。”老師低頭看著名字喊道。

    隊伍里的其他人左右看了一眼,老師特別緊張地說:“時禮還沒來嗎?”

    有個扎著馬尾辮的小姑娘搖頭喊道:“老師,他還沒來。”

    老師不僅有些著急,伸手拿出手機準備給家長打個電話,畢竟還有半個小時比賽就要開始了,再不來的話,真的要遲到了。

    “抱歉,抱歉,秦老師,我們來了。”紀染帶著十七一路過來的時候,就看見他們學校的學生們都在這里等著。

    老師瞧見他們終于過來,微笑道:“沒事兒,及時到了就好。”

    紀染尷尬地笑了下,身后就傳來一個嬌滴滴的小女孩聲音:“哥哥,你怎么不等我啊?”

    聽到這話,算是讓紀染氣笑了,她轉頭望著綿綿小朋友,教訓道:“要不是你一直在選裙子,哥哥怎么會差點兒遲到呢。”

    今天本來是說好全家一起送十七來參加比賽,畢竟這是他第一次的數獨大賽,而且還是全國賽。

    因此全家上陣來送他參加比賽。

    連沈執都特地空出這天的行程,誰知他們都沒什么事兒,反而是沈綿綿小姑娘出了點兒事情,她早上起來的時候發現她最喜歡的一條粉色公主蓬蓬裙不見了。

    小姑娘如今五歲了,早已經有了自己的審美和穿衣風格。

    反正就是怎么小公主怎么來吧。

    于是她哭著要穿那條她最喜歡的帶珍珠的小裙子,紀染耐著性子給她找,但是沒想到居然是被阿姨拿去洗了。

    那肯定是沒辦法了,于是紀染給她找了另外一條粉色蓬蓬裙。

    這姑娘的小裙子足足堆了一整個房間,衣柜的奢侈程度并不低于紀染。可誰知道紀染找的裙子絲毫不符合小姑娘的心意,她居然非要穿那條她指定的裙子。

    還義正言辭地跟她說,那是公主才穿的裙子,今天這么重要的日子,她一定要穿。

    紀染冷笑一聲,表示要么穿她手里拿著的這條裙子,要么公主在出門之前挨一頓打。

    小姑娘倔強的很,一雙大眼睛吧嗒吧嗒地望著她,透著委屈說:“媽媽,我要穿公主裙子,公主裙子。”

    紀染二話不說開始給她穿衣服,結果這可是踩著馬蜂窩了,小姑娘呀地喊了一聲,開始嚎啕大哭起來。

    連紀染都被震住。

    直到沈執趕過來看見對峙的母女兩人,先是溫柔地將綿綿抱在懷里,輕聲細語地問了為什么哭,小姑娘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得。

    直到她抱著沈執的脖子,小聲說道:“爸爸,我要穿公主裙子。”

    沈執問道:“綿綿有那么多公主裙子,你不說媽媽怎么會知道呢?”

    于是他親自抱著小姑娘去了衣帽間選衣服,在知道那條她最喜歡的裙子被洗了之后,小姑娘終于認命地選了一條沈執幫她挑的裙子。

    此時見紀染又提到這個話題,小姑娘委屈地表示:“不是公主裙子不好看,哥哥會丟人的。”

    紀染:“……”

    自從綿綿會說話之后,紀染就發現這小丫頭有股子鬼靈精的氣質,就是特別地人小鬼大。明明是她哥哥比賽,她以為這是什么選美現場還是她覲見臣民呢。

    此時十七伸手摸了下她的小腦袋,低聲說:“綿綿這樣也很漂亮。”

    十歲的小男孩有著一張極精致好看的小臉,長睫密密地壓在眼瞼,抬眼垂眸間,透著一股子凝靜沉穩的氣質。

    本來他小時候還極像紀染,誰知越長大之后五官越發像沈執。

    只是他如今骨骼還未長開,沒有沈執臉頰輪廓那種刀刻斧削的深邃感,反而是透著溫和寧致。

    紀染無奈地將十七拉到身邊,小聲說道:“你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大比賽,并不是一定需要拿獎的,重在參與也可以。”

    “媽媽第一次拿獎的時候,是不是也跟我現在一樣大?”

    聽到十七的話,紀染笑了起來,她說道:“你是覺得媽媽做的事情,你也一定要做到。”

    十七點頭。

    紀染伸手輕輕摟了他一下,小聲說:“那就盡全力去努力,這樣才不會后悔。媽媽相信你。”

    很快,所有參賽選手們進了比賽場地。

    上午進行的是三輪的個人晉級賽,唯有晉級成功才能參加下午的個人決賽。因此一早上簡直是人生百態。

    十七比完之后,他是第一個出來的學生,因此其他很多人還沒出現。

    所以他就去了一趟洗手間。

    等他走出來的時候,繞著體育館準備回到老師之前說的集合地點,突然聽見旁邊有個輕微的哭泣聲。

    他好奇地往旁邊走過去,就看見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扎著雙馬尾的小姑娘,正坐在臺階上抱著膝蓋。

    她低著頭時身體微微顫抖,扎著的雙馬尾在半空中慢悠悠地晃動。

    顯得特別好笑。

    十七本來不想取笑她,可是越看越覺得有趣,突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誰知他這一聲笑驚動了小姑娘。

    雙馬尾抬頭看他,本來滾圓的大眼睛還蓄著眼淚,誰知一看見他的時候,突然憋住了。

    小姑娘也是極有志氣的,當下把眼淚憋回去,還十分不輸陣地問:“你為什么偷看我?”

    “你為什么哭?”十七淡淡問道。

    這一下小姑娘強裝的勇敢像是被針戳破的氣球,一下癟了下去,臉上又閃現過委屈的表情。

    十七略猜測了下,輕聲問:“是因為比賽沒比好嗎?”

    “才不是呢,我肯定能進決賽的。”雙馬尾立即不服氣地說道,可是眼圈里的紅還是沒褪去。

    嗚嗚,其實她就是因為沒比好才哭的。

    要是別人進了決賽她沒進去,多丟人吶。

    十七看著她強忍著的模樣,又覺得她有點兒可憐,于是他伸手在口袋里掏了掏,終于把兜里的巧克力拿了出來。

    這是媽媽之前給他的,說是比賽緊張的話就可以吃一塊。

    可他都不知道緊張是什么。

    于是他伸手將手里的巧克力遞了過去,輕聲說:“下一輪比賽,你要是緊張的話,就吃一塊巧克力。”

    小姑娘低頭看著他手里的巧克力,眼巴巴地,是想拿又不好意思拿。

    還是十七又說道:“你拿著吧。”

    終于小姑娘伸出小手,把他手里的巧克力拿了過去。

    十七見狀,這才笑道:“我們下午決賽見吧。”

    他轉身要走的時候,小姑娘突然沖著他喊道:“決賽我不會因為你給我巧克力,就輸給你的。我會贏的。”

    十七笑了下,轉身看著她說:“那你決賽輸了,也別哭啊。”

    下午決賽的時候,十七轉頭看了一圈,果然在角落里看見了熟悉的雙馬尾,當他看過去時小姑娘也抬起頭。

    兩人望著對方像是默默下了戰書一樣。

    決賽結束之后,很快就到了頒獎的環節,果然十七得到了甲組的金獎。

    當他上臺領獎的時候,就看見一旁一個垂頭喪氣的雙馬尾。

    顯然,她還是輸給自己了。

    這時拿著獎杯的十七笑得格外開心,就連在臺下幫他拍照的紀染,都忍不住問身邊的沈執:“咱們十七是不是有點兒太高興了?”

    沈執微瞇著眼睛,看著十七的眼睛一直盯著不遠處的雙馬尾小姑娘。

    突然,他也笑了一下。

    等紀染領著十七回家的時候,因為沈執先去開車,他們站在體育館門口等著,紀染跟十七說話的時候,小少年還拿著手里的獎杯,只是眼睛在望著周圍。

    這會兒人潮人涌,家長們接著自己的孩子陸續離開體育館。

    比賽結果不同,小家伙們的臉上表情也不同。

    終于十七看見馬路邊,穿著白裙子的雙馬尾正趴在一個很漂亮的阿姨懷里,而站在她旁邊的男人溫柔地摸了摸她的腦袋。

    又哭了,這個小哭包。

    紀染望著兒子一直盯著路邊看,順著看過去,可是人潮涌動,她也不知道十七在看誰,于是問道:“十七,你在看什么?”

    “一個愛哭鬼。”十七握著獎杯,輕笑了起來。

    紀染挑眉,終于她看見了路邊的雙馬尾,因為小姑娘長得實在太過好看,穿著小裙子露出細細白白的小腿兒。

    只是這會兒看起來有點兒不太開心的模樣。

    很快,雙馬尾上了車,然后跟著她的爸爸媽媽離開了。

    正好沈執的車子也開了過來,十七望著車子,突然轉頭問紀染:“媽媽,你跟爸爸是什么時候認識的?”

    其實關于他爸爸媽媽的故事,十七已經聽過很多次了。

    哪怕他年紀很小,可是他也知道爸爸從很小就開始就很愛很愛媽媽了。

    紀染笑了起來,聲音溫柔地說:“就像你這么大的時候啊。”

    有些人雖然遇見的太早,但是她就是對的那個人呀。

    在時光里,所有的安排都有著不為人知的深意。

    比如,我遇見你了。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我就是大佬死了的白月光章節列表 http://www.wfuctx.live/biquge/110272/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下载app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