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都市 > 絕對一番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住院

 推薦閱讀:奪舍之停不下來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抗聯1939 黃金漁場 美食供應商 都市之巫法無天 異世之極品天才 權力巔峰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一百五十七章 住院


    曰本是個天災頻發的國家,地震、火山、臺風、海嘯、泥石流時不時就來光顧一下,光顧完了還不給錢,和白嫖差不多——人類可以感受到的地震,曰本年均發生1000到1500次,造成一定傷亡的地震10年一遇,造成大量傷亡和巨額財產損失的地震50年一遇。

    這次地震規模就不小,有可能是50年一遇級別的,但震中不在東京,而在群馬、崎玉、長野以及山梨四縣交界處,東京只是受到了一定影響,不過還是造成了輕微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這次和一般地震不同,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東京23區內一人死亡三人輕傷(車禍),以及無法統計,百人以上的摔傷、砸傷——千原凜人就是其中的一員,而且劇組里還不止傷了他一個,當時不少人同樣被砸到了。

    因拍攝需要,“非自然研究所”是租了一間廢棄的研究所原址進行的改建,而改建只是改得漂亮、現代化一點,純屬個樣子貨,本質沒變,結果地震突然發生,大廳內的半邊老舊天花板受到劇烈震動后脫落,砸得天棚燈架一側崩斷,使天棚燈架同樣單邊脫落,橫掃了半個大廳,甩脫的筐形燈架、燈籠四處亂飛——都是些特別沉重的玩意兒,平時都用鋼索掛著的。

    當時拍攝是集中在大廳一側的一個小房間里,里面已經很擠了,千原凜人留在大廳里通過導演監控臺看拍攝效果,精力過于集中,地震發生時他沒反應過來,倒是近衛瞳反應比較快,而且別人都因為劇烈搖晃無法站穩,自顧不暇,她卻很適應這種突然而來的顛簸狀態,發現情況不對,健步如飛,沖上來就想把千原凜人撲倒在地,可惜沒來得及,只是幫千原凜人抵擋了一部分傷害,千原凜人還是被燈架打中了腦袋、腰胯和小腿,而且腦袋當場就見了血。

    不過他當時沒事,竟然捂著流血的頭執行了拍攝事故緊急預案,讓全體工作人員、演員恢復了鎮定,斷電防火搶救傷員叫救護車一氣呵成,然后才覺得眼前發黑,看東西重影,頭暈惡心想吐,撐不住想睡過去,隨后就真睡過去了。

    而等他再醒來,看到的是有些灰蒙蒙的天花板——應該是白色的,但室內燈光非常昏暗,只開了一盞小壁燈的感覺。

    他覺得頭疼,腿也疼,抬手摸了摸頭,發現自己腦袋上纏著厚厚的繃帶,而且口特別渴,這時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問道:“千原桑,你醒了嗎?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醫生過來?”

    千原凜人轉動像是生了銹一樣的脖子,順著聲音望了過去,懷疑自己腦袋真被砸壞了,感覺是白馬寧子坐在床邊——光線昏暗,對方還背光,他看不太清楚。

    那人見他不說話,似乎也想看看他的具體情況,又柔聲道:“我要開燈了,請閉一下眼睛。”

    千原凜人很聽話的閉了一下眼,感覺室內亮了再睜開眼一瞧,發現還真是白馬寧子,不由啞聲問道:“你……你怎么在這里?”

    這太出人意料了,哪怕是大徒弟美千子坐在他床邊,他都不會這么奇怪。

    白馬寧子溫婉笑道:“村上小姐讓一位……”她說到這里停了下來,歪著頭思考了片刻,好像記不起是誰來找的她,印象很模糊的感覺,“讓一位年輕的先生到料理店找我,說你受傷住了院,然后我就過來了。”

    “為什么要讓你過來?”千原凜人能猜到是白木桂馬找來的人,他有段時間經常打發這忍者助理幫他寄信,估計白木桂馬對地址有印象,但沒想明白村上伊織叫白馬寧子過來陪床是什么情況。

    白馬寧子笑道:“村上小姐大概認為我是你的女朋友吧,你傷到了頭部,醫生說你可能腦內有淤血,要是長期不醒,不排除需要進行手術的可能性,但有一定風險。村上小姐自己不敢下這種決斷,又找不到你其他的親屬,為了以防萬一,只好叫我來了。”

    村上伊織趕到醫院時,千原凜人正處在昏迷狀態,傷的還是腦袋,醫生也不敢打保票問題不大,話往嚴重了說,所以她是必須通知千原凜人家屬的,不然有點什么責任她擔不起,只是千原凜人光棍一條,她實在沒招,最后記起千原凜人有“女朋友”了,趕緊派人把白馬寧子請了來。

    千原凜人無語了片刻,搖頭道:“你當時解釋一下不就好了,不用過來的。”

    白馬寧子微笑道:“就算不是女朋友,我們也是朋友啊,朋友受傷了,我當然要過來看看。”

    “那你和他們解釋了嗎?”

    “還沒有,當時很混亂,大家都很急,你們劇組傷了很多人。”

    千原凜人這才猛然記起來當時被砸到了好幾個人,連忙問道:“傷得重不重,有人有生命危險嗎?”這算是比較嚴重的拍攝事故,可別有人因此掛了,那可就倒霉到家了。

    “不用擔心,都是皮肉傷,只有你和一位近衛小姐住了院,別人包扎后已經回去了。”白馬寧子努力安慰千原凜人,柔聲道:“村上小姐是晚上才離開的,好像去了片場,還讓我等你醒了及時通知她。”

    頓了頓,她又問道:“我現在叫醫生過來,然后給她打電話,你看這怎么樣,千原桑?”

    千原凜人沒管醫生的事,也沒急著通知村上伊織,他記起來了,當時近衛瞳離得相對較遠,受傷的概率不大,要不是她沖過來想撲倒自己,估計這會兒還是活蹦亂跳著,但要不是她替自己擋了一半傷害,自己估計這會兒更慘——當時近衛瞳好像也見血了。

    “她傷得重不重?我去看看她!”他掙扎著就要起身,很急迫的想去探望一下近衛瞳,要是近衛瞳因為他傷得太重,那就太讓人遺憾了,但白馬寧子按住他道:“她也是皮肉傷,留院是因為傷了腿不方便行走,而且現在是深夜,她應該睡了,還是等回頭再去比較好。”

    千原凜人停止了起身的動作,問道:“確定她沒什么大礙嗎?”

    白馬寧子猶豫了一下,微笑道:“和你差不多。”

    她說著話像是發現千原凜人嗓子不舒服了,轉身去倒水,然后轉回頭來又開始搖病床一側的把手,讓病床前半截開始升高,同時輕聲道:“近衛小姐那邊同樣有人照顧,你先安心養傷要緊。”

    千原凜人終于老實了下來,沒動彈就成了半躺半坐,這時白馬寧子才把水杯端到了千原凜人嘴邊,柔聲道:“慢點喝。”

    千原凜人想接過水杯,但剛才想強行起身,這會兒暈目眩,感覺很虛弱,而且大腿也很疼,只能伸了脖子就著白馬寧子的手喝水,水的溫度剛剛好,他一口氣就喝了大半杯,還嗅到了白馬寧子身上的香氣,是種淡淡的荷花香。

    他喝夠了,感覺嗓子舒服多了,推開了水杯,客氣道:“謝謝。”

    白馬寧子溫婉一笑,又關心地問道:“現在叫醫生過來吧?”醫生說過,只要能醒就沒問題,但她覺得還是讓醫生看一眼比較放心,一直在問。

    千原凜人感覺了一會兒,覺得自己好像沒事,應該只是腦震蕩的后遺癥,但還是點頭道:“好。”

    白馬寧子馬上按了鈴通知了護士站,很快值班醫生就趕了過來,查看了他的瞳孔,試了試他的手腳功能,問了他一些弱智問題,又細心檢查了一下他的傷口和問了問他本人對身體的感受,最后得出了結論——情況一切良好,沒有大礙,但腦袋不是別的地方,留院繼續觀察兩天,反正腿也傷了,在哪也是躺著。

    接著護士送來了清淡的病號餐,讓千原凜人少量進食,而這么折騰了一陣子后,白馬寧子鞠躬送醫生護士離開,這才回來準備幫著病號吃飯。

    千原凜人這會兒已經緩過來不少了,吃飯自己能行,白馬寧子也沒有喂他的打算,就坐在一邊幫他挪挪碗,遞遞東西。

    千原凜人吃著吃著,感覺有些尷尬,兩個人雖然熟,那是寫信時比較熟,平時真沒怎么說過話,他猶豫了一會兒說道:“給你添麻煩了,白馬小姐,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好了。”

    白馬寧子輕點了點頭,不過問道:“我走了,有人能照顧你嗎?”

    千原凜人腦子里瞬間把認識的人全過了一遍,發現除了白馬寧子,自己好像就剩下了同事,這受傷了讓同事幫著照顧不是不行,但人家沒那個義務,不由說道:“這個不要緊,我可以找護工。”

    白馬寧子想了想,微笑道:“受傷了,朋友比護工更好吧,我照顧你幾天沒關系的。”

    “但這樣,他們可能就會更加誤會,這樣沒關系嗎?”千原凜人也猶豫了起來,他傷得不重,自己上洗手間應該能行,白馬寧子留下倒也不會多尷尬,就是這關系……

    白馬寧子不在意,微笑道:“這不要緊啊,說清就好了,你又沒親人,那我做為你的朋友,這時候走了不安心。”

    千原凜人無從拒絕,而且他本身就不反對白馬寧子留在這里,只能點頭笑道:“那辛苦你了。”

    白馬寧子微微一笑,看他吃完了飯好像有點迷糊,收拾著餐盤,關心地問道:“要不要再睡一會兒?”

    千原凜人流了很多血,這一吃了東西確實困了,輕輕點了點頭。白馬寧子又慢悠悠把床搖平了,關了大燈,千原凜人也就順勢閉上了眼,迷迷糊糊就進入了夢想,但一直能聞到淡淡的荷花香味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絕對一番章節列表 http://www.wfuctx.live/biquge/112148/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下载app送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