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奪舍之停不下來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抗聯1939 黃金漁場 美食供應商 都市之巫法無天 異世之極品天才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權力巔峰

第99章 凌家老祖


    “黑鉆,不用追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回頭直接端了他們的老窩。”蘇陽攔下正待追趕的黑鉆,淡淡道。

    黑鉆哼哼了一聲,顯然沒怎么打過癮,變化身形鉆回到蘇陽衣中,方才與三大親王鏖戰,它也著實受了點小傷,體內妖元消耗頗巨,也需休養一番。

    拾起地上的七星燈,蘇陽此時也沒有端詳的興致,將其收入蒼鑒之中,返身朝古堡走去。

    當蘇陽的身影出現在古堡大廳眾人眼簾的剎那,一陣發自內心的歡呼聲響起。

    斷了左臂的班德諾含淚道“主人,是我無能,幫不到你”

    看著老管家,蘇陽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聲道“是我連累了你家族遭劫,為此血族將付出滅族的代價,方才擊殺的那些家伙只是討個利息。”

    “我要閉關幾日,這段時間我會找人來看護此處,你們不要出門。”

    “等會若有英王室的人前來尋我,引來靜室即可。”

    如今蘇陽體內積存了大量未煉化的血族元能,若不趕緊煉化為己用,反倒有反噬己身的風險,交代了一聲后,蘇陽悄然分出三十余股神識,依附到大廳眾人身上。

    如此一來,只要眾人不離開他十里方圓,一旦有性命危險,蘇陽即可在第一時間感應到。

    靜室內,蘇陽取出用于聯系黛安娜的藍寶石,渡入一股真元力后,藍寶石大放光芒,這是當初黛安娜給予蘇陽的聯絡工具。

    半小時過后,在班德諾的引領下,一名貴族裝扮,樣貌英偉的中年人來到了靜室外,神情中隱約透著幾分期待。

    身為現任亞瑟,雖然看起來三十出頭樣子,其實他的實際年齡已有七十多了,作為英王室最強力量的傳承者,他有著常人無法想象的壽命。

    一般而言,正常的情況下,每一任亞瑟傳承者,都可以活到兩百歲之久。

    但很遺憾的是,歷任亞瑟中,從未有哪一位能夠活過百歲的,甚至有數任亞瑟在三十來歲便已戰死,現任亞瑟活了七十余載,已算是歷任亞瑟傳承者中壽命極長的了。

    身為英王室最強守護力量的他,在這數十年中,參與戰斗百余場,其中更有數次險死還生,身負重傷,但這些戰斗也使他逐漸掌握了更為強大的力量,若是依照教廷之主,教皇數年前對他的評價,現任亞瑟恐怕已是歷任亞瑟中最為強大的一位。

    英王室的守護力量,亞瑟對外,圣女治內,亞瑟統率同樣具備傳承力量的圣殿騎士團,圣女掌握王室圣器,兩為互補,在千年歲月中,始終維系著王室不倒,即使在歐洲大陸最為黑暗的時期,也不曾失去信仰。

    圣女黛安娜接到蘇陽的聯絡信息,第一時間邀來亞瑟,并請他親自前往。

    繼承上一任亞瑟部分記憶的他,自然清楚蘇陽是何許人也,但在得知蘇陽曾言的“一個人的滅族戰”后,又不免有些難以置信。

    但當他來到古堡前,憑借圣力敏銳的感應到近百血族的死亡氣息時,不禁震驚當場,許久未發一言,只是默默的跟著班德諾來到靜室門口,他想親口向蘇陽求得答案,這一切究竟是怎么發生的。

    在班德諾的示意下,亞瑟步入靜室內,一副令他畢生難忘的畫面印入眼簾。

    靜室內正中,一名年輕的東方人閉目盤膝坐定,在其周身繚繞著數十股散發出強橫氣息的血族元能,這些血族核心能量不斷被前者汲取入體,而后釋出,顏色由濃轉淡,很顯然,眼前之人正在吸收同化這數十股元能,并且效率極快。

    在亞瑟的記憶中,血族元能的存在是一件極為隱秘的事,即便與血族戰斗已有千年的英王室也是在三百多年前方才勘破了這個機密。

    真正利用道血族元能,則是最近百余年的事了,但其中過程卻極為繁雜,難度極高。

    畢竟英王室的戰斗力量中可沒有誰擁有“萬法歸源”的神通,可在殺死血族的同時,抽取他們的力量源泉,雖然明知血族元能是好東西,但亞瑟他們想要獲得一份血族元能所付出的代價,也是極其高昂的,甚至從性價比的角度上而言,根本就是賠本買賣。

    “他是怎么做到的,難道那古堡外近百血族的死亡氣息,都是他一個人制造的”

    “竟然可以如此輕而易舉的吸取血族元能,如果我們能夠掌握這樣的技術,那將使得整支圣殿騎士團的戰斗力提升數倍不止。”

    “他就是那個神奇的中國陽了,這么個家伙,的確擁有發動一個人的滅族戰的實力,能與這樣的人成為朋友,而不是敵人,真是件幸運的事,感謝伊芙琳圣女”

    且不提亞瑟心中混亂的諸多感慨,此時蘇陽睜開了雙眼,微笑著向前者點了點頭,以一口純正地道的倫敦腔道“你應該是現任亞瑟吧,很高興認識你。”

    見蘇陽的目光掃及自己背后的大劍,亞瑟恭敬的行了一個貴族禮,含笑道“尊敬的蘇爵士,這把正是王室三大圣器之一的石中劍。”

    說話之際,亞瑟緩緩將背后的劍拔出,剎那間,一股浩然無匹的圣力從劍身激蕩開來,那是一種神圣而不可侵犯的王者威嚴,劍身上密布著晦澀難明的符文,隱約流動著奇異光紋,令人感覺這根本不該是一把劍,而是某種具有生命的物件。

    “六十多年前,你的前任與我曾一起并肩作戰,他是個不錯的人,但如果比實力,你應該強過他不少,石中劍在你手中發揮出的威力,比過去我所見到的更加強大了。”

    蘇陽輕描淡寫的數語,令亞瑟越發對前者生出欽慕之心,畢竟能夠單單掃一眼石中劍,即可準確判斷出兩任亞瑟孰強孰弱,只是這份眼力就已足夠震撼人心了。

    “我的前任是個偉大的英雄,可惜他死于十余年前與血族爭奪該隱尸首的戰斗中,如果他還活著,一定能比我更好的發揮出這把圣器的威力。”

    亞瑟若有所思道“蘇爵士,我有一個疑惑,在古堡前,我感應到近百血族死亡剎那遺留下的氣息,那是您干的嗎”

    “這也是我請你來的原因之一。”

    蘇陽收斂氣息,只見尚未煉化的血族元能全數鉆入其體表,將其籠罩在意層朦朧血霧之中,起身道“就在你來此之前,血族三大親王帶領百余精英血族偷襲了我的城堡。”

    “什么,三大親王全都來了”亞瑟身子一顫,難以置信道“自從十余年前血族強攻倫敦塔奪取該隱尸體后,三大氏族就再也沒有聯手過了。”

    “或許他們想快點尋死吧。”

    蘇陽不置可否的聳肩道“我殺了七十多只臭蝙蝠,不過三大親王卻是跑了,現在我需要一點時間進行修煉,在此期間,我想請你幫忙看護這座城堡,七天后,我將徹底覆滅這個骯臟丑陋的種族,讓他們為自己的惡行付出滅族的代價。”

    亞瑟遲疑了一下,對蘇陽口中的“滅族”仍是有些將信將疑,不過有鑒于方才所見所聞,他最終還是選擇的相信,當即點頭道“蘇爵士,你放心吧,我會召集圣殿騎士團來此坐鎮,除非是血族始祖親至,絕不會讓這座古堡有任何人受到損傷,我以我騎士的榮耀向您發誓。”

    “那有勞了。”蘇陽微笑著欠了欠身子,目送亞瑟的背影走出了靜室。

    解決了古堡眾人的安危問題,再度盤膝坐定,蘇陽又一次釋放出體內尚未煉化的血族元能,“萬法歸源”神通全力施展,以驚人的速度汲取吸收起來。

    方才那一場殺戮之戰,蘇陽所獲良多,不但意外打出了本該要達到筑基中期方可修成的“紫炎火蓮”,更是謀奪了數十道蘊含著強大源泉力量的血族元能。

    要知道此番三大親王帶來的可都是三大氏族中真正的精英力量,即便實力最次者,也是老牌男爵階血族,更有大量子爵階血族,部分血族伯爵,與兩名血族侯爵。

    其中身亡者,至少有一半沒能逃過被蘇陽奪走血族元能的命運,而如此巨量的元能,蘇陽唯有通過頗久時間的閉關,方可化為己用。

    甚至,他已隱約感到了一絲突破的跡象。

    “不知將余下的血族元能全都煉化,是否能夠一舉突破至筑基中期”

    ―

    中國南海,一片看似平靜無波的海域被籠罩在了能見度不足米許的迷霧之中,所囊括的范圍足有數百里海域之廣。

    這里是一片被國家劃歸為禁區的海域,即便是附近最老練的漁民,也不愿接近這片海域,因為數百年以來,已有近千船只沉沒在此,其中甚至包括兩艘意圖窺探我國領土的他國核能潛艇。

    即便是如今最先進的衛星,也無法透過重重迷霧,探測到這片海域中的點滴資料,附近的居民一直稱此處為“仙家福地”,而政府秘密部門方面的資料上則將此處稱為“東方百慕大”。

    東方百慕大的核心位置是一座占地近兩千畝的島嶼,一座高達千余的山峰聳立中央,像極了一把指天神劍。

    島上處處透著沁人心脾的濃郁靈氣,生機無限,即便較三大靈域內的天地靈氣,都不遑多讓,甚至還能有所超越。

    神劍峰之巔是個巨大平臺,其上建有數座金碧輝煌的樓臺殿宇,一個籠罩了整座平臺的聚靈陣不斷吸聚著周遭充盈的天地靈氣,源源不斷的送入居中那座高達百米的紫金大殿內。

    巨量靈氣被凝聚灌注,涌入大殿之中,使得大殿內的空間成為了修士夢寐以求的修煉之所,這就好比無時無刻都手握著靈石在修煉,還不帶停頓的。

    這種大手筆,即便在三大靈域鼎盛之時,也沒能實現過,因為這座籠罩大殿的聚靈陣根本就不是地球修真者能夠布下的。

    從其上閃耀著的淡金色光華可以推知,布下此陣者不但精通陣法玄妙,更是一名修為至少已達到元嬰初期的強者。

    從古至今,地球從來沒有過擁有如此驚天動地修為的強者,除非前往了修真大域,本土修達此境界者的數量為幾乎為零。

    大殿之中,因為天地靈氣太過濃郁,空間內竟是隱約流動著絲絲肉眼可辨的靈氣波紋,尋常人若是吸上一口此處的氣息,延壽個十年八載都是輕松之事。

    一名白發及腰,唇紅如血,雙眉搞搞挑起的俊美年輕人端正大殿正中,雙掌朝天。

    一顆約莫指甲蓋大笑,淡金色的半透明金丹虛托于他雙掌之上,瘋狂引動周遭充盈靈氣灌注其中,仿佛黑洞般貪婪的吸攝著。

    驀地,白發年輕人睜開了雙眼,眼神之中盡是難以置信的怒色,口中倏然爆發出一聲響徹天地的長嘯,直震得大殿梁動,山峰顫栗。

    “是誰,是誰如此大膽,竟敢殺我孫兒”

    一聲怒嘯過后,白發年輕人深吸了一口氣,強自壓下了心頭狂怒,此刻正值他突破的緊要關頭,若是就此離去,百年閉關參修之苦都將付諸東流。

    尤其他大限將至,若不在年內突破至真正的金丹境,縱有移山填海之能,也將化作塵土。

    此人正是早在五百年前只身離開靈域,舍棄前往修真大域機會的一代天縱奇才凌天,亦是凌家的老祖宗,閉關沖擊金丹境已達百余年之久。

    凌天早在閉關之前,曾以神通將一縷本命神識寄托在凌寒這個寶貝孫子身上,如今凌寒在蘇陽的紫炎火蓮下化作飛灰,形消命隕,那一縷神識自然也難逃被毀,是以即便遠隔萬里,凌天仍能第一時間知曉自己的寶貝孫兒遭遇了不測。

    “再有百日時間,我就有七成把握突破成功,一舉邁入金丹境,從此壽延三千載,但我等不了百日,我現在就要報復,瘋狂的報復,哪怕滅殺一國之人也絕不手軟。”

    凌天眼中閃動著深紫光芒,指間掐了個決印,但見一道白色光幕凝現在其身前,仿佛水面般不斷生出漣漪與波紋。

    “定”

    決印一頓,凌天口中疾吐一字,一指點出,那白色光幕頓時凝住不動,里面顯現出一幅動態畫面,儼然是正在嶺南某處家族秘域祭煉法器的凌震仙。

    s6。10日第九更

高速文字手打 筆趣閣 蒼穹九變(邪帝傳人在都市)章節列表 http://www.wfuctx.live/biquge/80189/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下载app送88彩金